想象音乐—悲怆六章
2017-08-02 20:36:42
  • 0
  • 0
  • 5
  • 0

  我看见,我听见,我感觉,我梦见,

  我以我的呼吸触摸绚丽的空气,

  我以我的魂灵捕捉灿烂的幻想。

  

    想象音乐--悲怆六章


  狂风像只受伤的野兽高声呜号,

  恶毒的巫婆将邪恶诅咒附予它,

  它四处奔窜,像个瞎眼的恶魔,

  在所经之处留下灾难像阵瘟疫。

  含苞的鲜花首先遭受残酷摧折,

  凶残的魔鬼把毒爪伸向弱小者,

  使他们纯洁的无辜的生命终结。

  暴雨,它丧心病狂的同胞兄弟,

  彻夜不息地敲打着破碎的丧钟,

  那撕天裂地的声音决不是忏悔,

  冰冷的雨水夹杂犀利如刀的风,

  想把一切邪恶勾当彻底地掩饰,

  树苗被连根拔起花叶被风带去,

  无数美好的生命无声无息消逝。

  

  悲怆的大海卷起峰峦般的波浪,

  怒吼着撞向它头上浓密的乌云,

  惊恐的海鸥拼命地拍打着翅膀,

  盼望雷雨之前找到藏身的地方,

  雷电这凶悍的屠夫从云里冲来,

  断了桅杆的孤舟立刻变得绝望。

  不论一颗跳动的心有多么伟大,

  总是不能逃避死亡的自然法则,

  然而,死亡并不意味一切消亡。

  雷电过后将是更疯狂的风和雨,

  悲号着,在风雨中颤栗的大地,

  无敌的洪流从山上一直卷到底,

  将一切:树木、岩石统统淹没,

  在经过之处会留下永恒的痕迹。

  

  凛冽的北风敲响战鼓冷酷行进,

  冰冷的寒潮从北方迅急刮过来,

  萧瑟的大地失去了野草的伪装,

  如患病的老人一般苍白又悲凉。

  候鸟迁向南方虫子钻进了土壤,

  我们只听见北风吹着号角行进。

  没有人在此时种下鲜花的种子,

  在冰冷的土壤它无法健康成长;

  没有鸟在冬天孵养自己的孩子,

  哪怕是幼鹰也难免会折断翅膀。

  万物在凄惨的号角里萎缩躲藏,

  等待能使生机恢复的女神召唤,

  然而,遇到狂风又不愿意妥协,

  他永远也不能得到人生的辉煌。

  

  海燕像一阵轻云在海洋上飞翔,

  风暴卷起巨浪将它无情地埋葬;

  雄鹰似烈火在蓝天上高傲翱翔,

  雷电似一把剪刀斩断它的翅膀;

  云雀这可爱的精灵在林中歌唱,

  寻声而来的强盗举起邪恶猎枪;

  不拘的野马在原野上四处流浪,

  却被捕猎者套上缰绳关进马房;

  江水梦想无阻无挡、浩浩荡荡,

  固执的高山常常使它满身苍桑。

  善良的姑娘是否会为海燕悲伤?

  多情的少年是否会把雄鹰埋葬?

  怒号吧!被囚的野马被阻的江,

  为几千年悲叹死去的英雄祭丧!

  

  阴晦的夜晚月光会被乌云遮挡,

  熔岩冲破地面鲜花一样被吞没,

  魔鬼降临了好人也难逃脱苦难;

  愚昧统治世界真理将不得灿烂,

  正义的力量仅像一只蚂蚁柔弱,

  只能在死亡中品尝自己的鲜血。

  智慧在愚笨身上无法放射光芒,

  忠诚在邪恶年代不能吐出芬芳,

  善良在诱惑面前难免失去力量。

  然而,正如生命都依赖于太阳,

  不论乌云多么浓密月光仍然在,

  不论愚昧、邪恶多么凶残猖狂,

  我们永远歌颂智慧正义和善良,

  它的灵魂把千秋万代的心照亮。

  

  悲怆的风,请以我的灵魂作琴,

  让我的悲哀和你一起驰骋人间,

  在逼近苍天的高原在冬季黄昏,

  在落着冰雹的黑夜在骤雨清晨,

  在灯红酒绿的狂歌乱舞的城镇,

  弥漫汗臭的夹杂酒气的黄土地,

  你怒号,惊醒失了悲哀的人们,

  呼唤他们习惯沉睡的麻木魂灵!

  用你刀尖般的力刺着他们的脸,

  给他们感觉痛让他们不得安稳。

  收起你们冰凉的泪无力的呻吟,

  尽管这代表了你们的善良真诚;

  然而,当英雄闭上眼睛的时候,

  他们希望邪恶被你们一网打尽!

点击支持《狂想》布衣/著 单价38元

扫码支持: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